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林立志:東湖二題

2019-11-15 09:51:06 三都澳僑報

東湖往事

荒蕪的一潭水,難馴的一潭水,那是老縣志的記載,那是老照片的記憶。

古老的墨跡線條和發黃的紙,圈著那一潭水。仿佛那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周邊的蘆葦在搖曳,野鴨在游蕩。又仿佛墨跡褪隱,陰云布滿湖面,魚潛鴨飛,風急浪涌,動魄驚心。

物隨人動,人隨物動。宋淳祐九年,縣令李澤民打破對東湖的無為,“率僚佐及學官生徒,鳩工筑堤二百余丈,周九百五十余丈”。這就是寧德歷史上有點名氣的“李公堤”。李公堤在百年后毀于一次強大的臺風,在東湖那漫長的歲月里,第一次見證了“人定勝天”的無奈。

無奈之后,便是沉寂。

沉寂之后,又是不甘寂寞不甘無為,明嘉靖年間,頗有作為的卸任御史陳褎倡筑東湖,但這只是驚鴻一瞥,動議很快隨著陳褎的離世而付諸東流。

不甘寂寞的還有明邑人陳琯。他趟著泥濘,親臨實地考察,精心測算,做著詳盡的計劃。然而,這份用銀七千兩的計劃終因財力所困而束之高閣。

不甘寂寞的還有清乾隆年間的縣令徐兆麟,他采用了陳琯的計劃并組織實施萬畝圍墾工程,在屢超預算、費銀達七萬余兩時終于圍堰成功。但僅過兩年,圍堤在八月的大潮中崩塌,十多家的圍墾者亦傾盡了錙財,長吁短嘆淹沒于東湖起起落落的潮汐中。草長鶯飛,一片湖水蕩漾著無奈的征服欲望和與海搏斗的熱情。

此后的人們,再不敢有大的奢求大的作為,膽大的圍個百十把畝過上了家道殷實的生活。

然而,征服東湖似乎成為了寧德人的夙愿。大躍進的1958年,圍墾東湖的號角再次吹響,歷時七年,期間曲折且不表述,至1965年5月,東湖圍堰成功,圍墾面積達兩萬多畝?,F在圍墾全部使用機械,技術上不存在多大的問題。但東湖的這個圍墾,是靠人力和意志,雖然人勝了天,但代價還是十分沉重的,先后有七十余人在這里獻出了生命。

圍墾后的東湖建成了華僑農場,4000多名從印尼、越南等國回來的歸僑、難僑安置于此。他們在海水剛剛退去的灘涂上,開田牧湖,栽樹種稻,戀愛結婚,生兒育女,波浪不興的東湖成了這些游子溫馨的家園。

真正大有作為是上世紀末。東僑大開發,大變化,一個靚麗的新區、一個宜居的新區、一個與水和諧的新區拔地而起。在這從大海索要來的土地上,建成了人間天堂。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把東湖密密相連,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把東湖緊緊環抱。人們在水中央的舞臺上盡情地載歌載舞,人們在小橋流水間怡然地舒放情懷。

湖光瀲滟的南岸北岸,雄心壯志的展覽館,飛架東湖的吊拉拱橋……這一切,都昭示著東湖越來越好的前景。

東湖風水

一段時間里,風水學說被列為封建迷信,頗為人所忌諱。前幾年,韓國要將中醫、周易申請為該國的“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卻又刺痛了中國網民的敏感神經。風水依然和八字一樣,成了中國文化的困惑。

但東湖還真的與風水相關。

唐朝著名風水師楊救貧風塵仆仆,一路尋“龍”,從江西尋到了寧德白鶴山,他是個“仙師”籍的人物,一眼就看出了寧德大有風水。他隨口占了一首偈語,其中就提到了東湖。他說:

“五馬追金蛇,金蛇替(潛)海走。走!走!走!走到東湖口,白馬把關守。誰人得此地,黃金論籮不論斗。”

這個秘密讓一個夏姓祖先無意撞上了,他在碧山“仙人跤跡”處建了一壇墓,以闊大的、眾水匯集的東湖為明堂。從此,他生意興隆,好運連連,五個孩子先后都考上了進士,叫“兄弟五進士”。

當然這只是個傳說,不要太當真,好玩而已。也許,夏姓祖先娶了個好婆娘,懂得孟母三遷,家教很好,不讓孩子玩游戲機,不讓孩子早戀,使孩子有自控能力而能“業精于學”罷了。這也是寧德土語“娘好好一串”的絕佳注腳。

風水承載先人“天人合一”的美好愿景,蘊含著中華民族樸素的世界觀,似乎也暗合著“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內涵。東湖風水好,不妨也可以作為建設人與環境的和諧之美的人文因素和人氣旺盛的指數,以表對自然的誠敬之心,建設好東湖,保護好東湖?! ?strong>□ 林立志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如果遇到想看赚钱积分 天津11选5奖金 美股首页新浪财经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我看看 445544大众图库彩图 买入下跌的股票 甘肃11选五号码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体育彩票 11远5北京开奖走势图 114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