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影像 >

春漸暖 花正開 太姥春光如畫 等你來

2020-04-08 09:37:28 三都澳僑報

“每懷太姥古名山,謝屐房筇夢寐間。”太姥山我去了不下五次,可每每提及這片煙山云海,總能令我魂牽夢繞,心馳神往。

循著春的蹤跡,我又一次走進了太姥山。巖石裸露的花崗巖地貌,不見山花爛漫,白茶樹冒著尖,吐著淡淡的清香,幾朵迎春花散落在山道旁。太姥的春,腳步輕盈,像極了簡單且秀氣的南方姑娘,就算美也不露聲色。

從景區廣場拾階而上,僧侶三三兩兩,偶有香客,我在慶幸著,接下來的一路我們應當會有不少的同行者??勺吡耸喾昼?,幾聲“咕咕”的鳥鳴,還是叫出了太姥這個春天幽深、純粹的“靜”,在沒有什么人的山道上,路越走越長。朋友抱怨道,春天的太姥山本不該如此,往年的這個時節,往往是山上最熱鬧的時候。毫無疑問,吵鬧聲、歡笑聲、驚呼聲……很多時候,熱鬧聲確實是能夠舒緩登山過程中的疲憊與乏味的。

繞過曝龍潭,沿著迎仙棧道一直往上,視野漸漸開闊,云霧繚山,海天一色,剛剛還在為太姥山過于“靜”而感到沉悶的我們,心情也漸漸暢快起來。記得前一次來太姥山,還是三年前的夏天,剛到曝龍潭,風雨驟變,下起了暴雨。我與當時的朋友只能匆匆回頭。外地來的朋友因此也沒有見過太姥山引以為傲的“仙人鋸板”“金貓撲鼠”“金龜爬壁”……這些奇石的獨到之處,為此,這算是朋友的一次遺憾,也算是我關于太姥山最近的一次遺憾了。

站在迎仙峰觀景平臺上,俯視太姥山,煙山云海盡收眼底,“與天隔處是摩霄,極目甌臺靄可招”。明代福寧籍詩人林愛民被太姥的山海大觀深深震驚與打動著。試想幾百年前,林愛民與我站在同一塊石頭,望著同一個太姥,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經過修繕,在山石之間的觀景平臺,有了鐵鏈的連接與保護,它們總是向風景更絕更險處延伸,經過年歲的錘煉,與這片山石一樣,溶化成太姥絕妙的“自然景物”,用緊緊相依延續太姥山的百年繁盛。毫無疑問,是時間流轉,是一雙雙不同停留于此的腳,是一代代人駐足的驚嘆,才讓這片煙山云海多了一道道美麗注腳。

離開迎仙峰,我驀地意識到,原本靜得令我無法接受的太姥山,竟也在我的內心中掀起了洶涌波濤。“沒有什么人的太姥山,是很難見到的,可春天并不會因此而不到來。”朋友感嘆道。沒錯呀,太姥山這個春天,其實和所有的春天一樣,茶香飄逸,云霧繚繞,冬季的寒氣并不會遲遲不散。

春雨來過,天暖了,云淡了,春歸太姥,春風又將輕拂穿過“一線天”的每張笑臉,助力“觀海棧道”的每一聲呼聲,氤氳“國興寺”的縷縷輕煙……  □ 汪斯敏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如果遇到想看赚钱积分 青海快三开奖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 体彩排列三开机号今天晚上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江西省多乐彩 投资理财平台app 彩票3d第2020017期太湖字谜 韩国快乐8和1.5分彩 福15选5今天开奖 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