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深度 >

被遺忘的寧德西醫先驅

2020-05-20 09:23:42 三都澳僑報


胡約翰

1899年4月1日,對于中國而言,是光緒二十五年二月廿一,對于西方而言恰好是復活節。這一天,一艘中式木帆船從霞浦出發,順著三都澳的海水駛向寧德縣城。船上載著一位外國人。

這是被歷史遺忘的一天,這是被寧德遺忘的一個人。

這個人是誰?他去寧德做什么?在揭開謎底前,我們不妨把時間回撥一年。

一封信

1898年2月7日,胡約翰牧師(J. R. Wolfe)寫下一封長信,寄往英國。熟悉福建近代史,尤其宗教史的朋友們,對胡約翰這個名字一定不會陌生。他是英國圣公會早期派往福建的傳教士,也是基督教在閩東、閩北的墾荒者之一。1866年1月25日,胡約翰第一次來到寧德,將基督教傳入寧德。彼時,他只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1898年,胡約翰已是年近七旬的長者,就任會吏總。此時,他為一件事憂心不已,這件事就是醫療。

胡約翰感到,對于中國,尤其是福建而言,醫療是當務之急。他在寄往英國教會的信中寫道:“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比中國更需要西方的醫療技術……我特別為福建懇求。它的面積和英國相近,人口至少有兩千萬。除了無數的大小村鎮外,還有60到70個被城墻圍護的城市。衛生狀況之惡劣難以形容,疾病孳生蔓延,病亡人數觸目驚心。在這樣的情況下,窮苦的婦女最為凄慘,孩童能活下來堪稱奇跡!”。此外,胡約翰堅信醫療是“布施福音的有效途徑”,對傳教的作用無可估量。他列舉了幾個地方,建議立即開展醫療工作。羅源、寧德、屏南、建陽并列,位于福州、福清和連江之后。“這些城市面臨的困境是相似的,對醫療傳教的需求同等迫切,且都居住著女傳教士。醫療援助對她們而言必不可少,卻又遙不可及,更加表明醫療傳教工作應當延及此處。毫無疑問,福寧府的四個城市將由都柏林大學布道會負責。我相信,他們很快會向各個城市派遣醫護人員。”


左為林叨安醫生,右為林步基牧師

而正如胡約翰所希望的,都柏林大學福建布道會肩負起了福寧府各縣的醫療工作:除霞浦以外,還包括寧德、福安、壽寧、福鼎。

都柏林大學福建布道會(Dublin University Fukien Mission),由都柏林大學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成立,旨在協助英國圣公會在福建的工作,這源于史犖伯牧師(R. W. Stewart)的屢次進言。1886年,該會開始了在福建的工作。1890年,麥克蘭牧師(T. McClelland)、彌爾士醫生(Dr. W. P. Mears)被派至霞浦。1895年,福寧地區正式被劃為都柏林大學福建布道會的宣教地。為了方便來往沿海各地,教會購置了一艘中國式的木帆船,取名為“T. C. D.”,也就是都柏林三一學院的英文縮寫,并用諧音起了一個雅致的中文名——題詩艇。

至此,讓我們回到開頭。那艘中式木帆船不是其他,正是題詩艇。那位舟上的外國人亦有姓名——密馬可(Marcus Mackenzie),是都柏林大學福建布道會的醫生。



福寧博濟醫院的工作人員,約1915年,從時間判斷,居中的兩位外國人可能即密馬可醫生、劉蔭棠醫生


開拓者

密馬可醫生1871年出生于都柏林,1897年作為醫療傳教士來到中國,駐霞浦,在福寧博濟醫院工作。福寧博濟醫院于1885年由雷騰醫生(Dr. Taylor)創建,俗稱福寧博濟醫館或福寧圣教男醫院。在密馬可醫生之前,還有彌爾士醫生、崧醫生(Dr. S. Synge)。醫院附設“醫學班”,招收中國生徒。因此,幾位醫生還兼顧著教學的工作。

1899年4月1日,密馬可醫生到外縣巡診,目的地是寧德。在三都澳的浩渺碧波上,在搖搖晃晃的題詩艇上,密醫生展開紙筆,寫下了一封信。從這封信判斷,這可能是他第二次去寧德,其第一次到訪可能是3月。因為信中寫道“上周日晚上,我乘船離開寧德,去另座并不富裕的城市。今天——復活節——我又登上了船,即將重新開始我在寧德診所的工作。我們在福寧的醫院目前只有半滿,因此我可以從容地利用閑時外出幾個月”。

在這封信里,密醫生還回顧了其最初在寧德的經歷:

幾周前,我去寧德開辦診所。許多病人幾乎瞬間涌來。當地人曾請求建設醫院,但我們還無能為力。

“為什么寧德應該擁有醫院呢?福寧的醫院不正井然有序地運作著嗎?坐船68英里即可到達”,有些人也許會問。我在此答復:醫院將是寧德最重要的機構,約一萬人將獲得救助。今年,寧德還被官方辟為通商口岸。許多茶棧已經建成,以收儲閩北運來的大量茶葉。外來船只頻繁到訪,貿易日漸發展,有5個城市直接與寧德相連。但是,當地人甚至連去福寧都憂心忡忡,特別是患病之時。

另有一種觀點,支持者不在少數,那就是用圍墻圈出一塊地以供居住,居住人員包括當前的4名女傳教士、50多個女孩,還有約30名婦女。據我觀察,這些人當中大約總有6人身體抱恙、需要護理。上周,我不得不離開(寧德),去福鼎督建外國人的住所。離開的那天,我先在學校里發現了兩起麻疹病例,還有兩個孩子,可能得了肺炎。這些都需要大量的醫護工作,但只有兩名女傳教士能講當地方言,而她們總是忙個不停。

……


寧德圣教婦幼醫院,約1905-1907

如果有人問,寧德和福寧哪個應該先建醫院,我的回答是寧德。因為寧德是個有影響力的中心,其重要性更為凸顯。

可以看出,密馬可醫生對于寧德十分重視,甚至超過了霞浦,主要原因一是其優越的地理區位,二是三都澳即將被辟為通商口岸?;浇淘趯幍乱褲u具影響,常駐女傳教士達4名,按時間推斷,應為來自愛爾蘭的嘉清澤師姑(Miss J. C. Clarke)、國籍待考的謝師姑(Miss E. L. Little)、來自澳大利亞的鄭師姑(Miss K. L. Nicholson)、來自英國的和受恩師姑(Miss M. E. Barber)。即便如此,寧德當時尚無西醫,漫長的求醫之旅徒增風險。因此,人們渴望擁有一座屬于寧德的新式醫院。

1899年秋天,義和團運動席卷中國。在刀光、火光當中,中國步入了二十世紀的第一個年份——1900年。義和團運動愈演愈烈,大部分外國傳教士奉命至福州避難,布道、醫療工作暫由華籍牧師、醫生接手,其中的醫生幾乎全部受訓于教會醫院。寧德的診所很可能也是相似的境況,工作緩慢推進著,漸漸有了醫院的雛形。

在此,我們不能不提到一位女性,她是那個灰色時期中的一抹白色,其全名為Elizabeth Eva Merchant,是位訓練有素的護士。1901年,Merchant護士不顧險阻來華,駐寧德。遺憾的是,我沒有找到她留下的任何文字。

1905年春,來自加拿大的韓美寶醫生(Dr. Mabel Hanington)來到寧德,正式開辦寧德圣教婦幼醫院,寧德的西醫事業自此蓬勃發展。密馬可醫生、Merchant護士在寧德的使命似乎也因此畫上了句號。

1904年,Merchant護士被派往閩江南岸的都巡村(今福州閩侯縣上街鎮都巡村),經營一間剛開辦的診所。在最初的六個月內,她經手了4000個病例。

密馬可醫生專心于福寧博濟醫院的工作。他發現就醫的人少了,原因有二:一是交通改善,有些人選擇去交通更便利的醫院。二是培養出的華人醫生已前往各地工作。在一份1906年的報告中。密醫生寫道“我們的學生已完成課程,開始在福寧地區實踐。一共有四處可供實習的地方,兩個在福安,一個在寧德,一個在福寧。”特別值得指出的是,在福寧博濟醫院的學生當中,有一位來自寧德二都的林叨安醫生,后來成為福州塔亭醫院的第一位華人醫生,聲名遠揚,也是著名牧師林步基的父親。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份1906年的報告中,密醫生還對寧德在內的福寧各縣做了簡介,內容與乾隆版《福寧府志》如出一轍,甚為有趣。

一切仿佛都如人所盼,而告別也猝然而至。


題詩艇


告 別

1912年,Merchant護士病倒了,在確診患急性腹膜炎后幾天溘然長逝,那一天是4月15日。福州的羅為霖牧師(L. Lloyd)這樣回憶她的葬禮:許多人對著墓碑,淚流滿面,“她是一位溫和、耐心、不引人注意的人,很少拋頭露面,但她的功績是卓越的。她對中國人的愛和奉獻,是我們永恒的一課”。

就在Merchant護士去世的這一年,密馬可醫生與都柏林大學福建布道會派來的劉蔭棠醫生(Dr. H. D. Mathews)結為摯友。兩人在院中工作多年后,同被召往福州協和醫院。1922年,劉醫生由病人染得鼠疫。密醫生希望挽救友人的生命,不幸亦受傳染。6月11日,劉醫生去世。6月18日,密醫生去世。霞浦信眾聞訊悲痛不已,于福寧博濟醫院旁建立了紀念堂。

一位醫生、一位護士,同是寧德的西醫先驅,且都獻身于事業,永遠地矗立在寧德西醫史的起點處。百年之后,無數的醫護人員投身于這片土地。他們站在歷史的兩端,隔著時間之河遙遙相望,仿佛已完成了莊嚴的交接?! ?strong>□ 李 偉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如果遇到想看赚钱积分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新快三开奖结果 河南泳坛夺金500期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最快 新手理财最好选哪种 吉林十一选五彩票app 福彩22选5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 股票哪里配资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