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影像 >

不走尋常路 獨自擁有一座山

2020-05-29 09:11:52 三都澳僑報

初探太姥,是在多年前的冬日。所謂“初探”,也是“粗探”,我與友人從清晨走到日暮,不過窺得太姥三分之一的景致,自那時歸來后,心中便時常惦念。

今年四月,偶得機緣,與同伴再訪太姥。暮春時節,花開正盛,山腳櫻花爛漫,桃花也已布滿枝丫,我們一路賞花一路走,不知不覺中,太姥群峰便已撞入眼簾。

一行人從夫妻峰廣場出發,經國興寺,不久后便來到了龍潭湖。龍潭湖呈深碧色,無風時,平靜的水面倒映著四周濃密的植被,更顯幽靜深邃;風乍起,一池春水吹皺,湖面漸漸由青泛白,粼粼波光閃動。長久凝視,既讓人感到安寧,又使心中泛起波瀾。

從龍潭湖登上峰頂,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從湖的一側直上烏龍崗,另一條則是北天門嶺。北天門嶺是一條適合戶外愛好者徒步的線路,它環繞太姥山背部,全程3.5公里,嶺長路陡,人跡罕至。雖耗時較長,但卻可以避開洶涌人潮,清凈自在。既然經典路線已大致走過,此番我便決定“不走尋常路”。

踏著青石板一路上行,龍潭湖漸遠,景色迤邐而開,越是向上,視野便越開闊。行至高處回望來時路,遠處蔥郁的山巒毫無遮擋地聳立面前,滿山風光盡收眼底。

在太姥山的眾多線路之中,北天門嶺人跡最少,也最為原生態。漫山遍野的植物在這無人之境肆意生長,無需刻意尋找,遍地是風光。山間有獨綻芳華的幽蘭,有流垂如瀑的紫藤,有成簇吐艷的杜鵑,還有從那巖壁上、石縫間探出腦袋的蕨類、菌類。在這春夏之交,一草一木都綠得發亮,連苔蘚都明艷得讓人覺得不真切。

奇妙的是,與它們共存的,還有那無人灑掃的枯黃落葉。它們生于自然,又緩慢地歸于自然,疾馳在春風中,一邊求生,一邊腐爛。

行至半山腰,我們發現了一間簡陋的小屋,小屋旁有一觀音洞,洞門由石塊砌成,山洞不大,微光朦朧地覆在洞內的觀音像上,形成了一種極為溫柔的光暈。聽聞,小屋的主人是一位老僧人,僧人多年來看守著這座小洞。摒棄欲望,遠離塵囂,甘居陋室,日復一日地在這深山之中守護著信仰,是怎樣的虔誠?我很想拜訪,只可惜我們到訪時,主人已隱于“云深不知處”。

穿過一片竹林后,一座古寺露出了檐角,這座藏于深山中的禪寺正是天門寺。天門寺有著靈動的四角飛檐和青藍相間的斗拱,屋檐上鋪著灰色琉璃瓦,下方敞著朱漆木門,禪寺雖不大,但精致之中卻不失肅穆。禪寺近旁有一巨石,狀如白色猿猴,猿猴彎腰垂眸,神態像是閉目沉思。都說太姥無俗石,果然,即使是在不起眼之處,也暗藏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到了天門寺,山頂便不遠了。山間天氣變幻莫測,我們即將登頂時,天空忽然下起了淅瀝的小雨。

漸漸地,薄霧升起,縈繞群峰,煙雨之中的太姥山變得縹緲。我不打傘,只是一路走。不知過了多久,淅瀝的雨點收束為細細的雨絲,濕潤的風在耳邊呢喃,雨匯成珠,先是從低垂的葉尖滑落,又一頭扎進了泥土里,于是絲絲縷縷的青草香氣彌漫開來……

踏著滿山落葉,獨步峰嶺,遠處的群山依舊靜默不語,四周萬籟俱寂,耳邊只有輕柔的風聲鳥鳴。

□ 文/圖 吳倩雯 林秀鏈 釋長凈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如果遇到想看赚钱积分 辽宁11选5杀号 极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 股权代码和股票代码一样吗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预测pk10 2019年生肖码表 股票推荐老师电话销售话术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河北快3开奖直播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怎么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