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深度 >

守護百丈巖無字碑七十載的他走了

2020-06-10 10:13:57 三都澳僑報

5月29日,在默默守護虎貝鎮百丈巖上的無字碑70余載后,虎貝鎮東源村老人王宗琯年邁離世,享年88歲。

“這路不好走,這次走一回,下回可來不了了。”據拍攝《百丈巖上的無字碑》紀錄片的寧德電視臺記者詹凱回憶,這是2017年,在拍攝時,王宗琯老人一次上山祭拜時說的話,當時已是85歲高齡的他,真的就再沒上過百丈巖了。

年幼結緣 跨越七十余載

百丈巖,位于蕉城區虎貝鎮往北約5公里處,因巖壁高達百余丈而得名,峭壁陡立,氣勢雄偉。距百丈巖不遠處的虎貝鎮東源村,是個革命老區基點村。在閩東三年游擊戰爭時期,紅軍在這一帶活動頻繁。

1936年9月,閩東特委組織部長阮英平率領閩東紅軍獨立師第三縱隊約120多人在東源村遭國民黨福建保安團3個連的包圍。第2支隊長阮吳近(又名阮吳潤)率20余名戰士掩護縱隊突圍,在百丈巖與敵激戰,終因寡不敵眾,最后剩下阮吳近等9名戰士被敵人逼退到百丈巖的邊沿。他們視死如歸,毅然砸爛槍支,縱身跳下懸崖,壯烈犧牲,史稱“百丈巖九壯士”。

為了祭奠犧牲的英靈,東源村村民自發立下了塊無字碑。而那年,王宗琯老人才4歲。

村書記王忠碧告訴記者,老人從小受紅軍影響,到了已過耄耋之年的他依然能清晰地記得,四五歲時,紅軍在他家里教他唱紅色革命歌曲。

因著這份情緣,王宗琯老人便從小默默當起了守碑人,時常趁著放牛放羊的機會上山,并堅持年年祭拜。這一守,便是七十余載。

為報恩情 默默義務祭奠

從東源村通往百丈巖石虎頂山路,是條古官道,不僅破舊崎嶇,還布滿竹子、蘆葦,雜草叢生。

每次上山,王宗琯老人不僅會挑著扁擔,裝上香、紙錢、水果等祭拜用品,還總會隨身攜帶一把小柴刀,一邊清道,一邊上山,來回一趟都要近2小時。

“老人,真的很樸實。當時,我們攝制組跟著老人上山,一路上他都話不多,只聽到粗重的呼吸聲,而這反而給片子增添了幾分凝重與深沉。”回想起對老人的第一印象詹凱說。

在山頂的巖壁下,便是王宗琯老人堅持守護的無字碑。它沒有想象中的雄偉高大,只由幾塊石頭和一個石板簡單搭成墓狀,但卻被打掃得很干凈,還有供奉香火的痕跡。

“當時我其實挺疑惑的。這個墓里面沒有遺骸,也不是衣冠冢,碑上更沒有名字,很難理解王宗琯老人為什么會堅持守護了70多年。”詹凱說。

可當他看著老人靜靜在石碑前跪下,一邊燒香祭拜,一邊念叨著“紅軍老同志,不會忘記你們的恩情,世世代代報答你們的恩”,抽著煙,輕輕哼唱起腔調十足的紅歌時,所有疑惑全消。“我想,在老人的心里,碑只是他情感的一種寄托、一種象征。”詹凱說。


接力守護 延續魚水深情

王宗琯老人默默堅守的背后,體現是東源村民與閩東獨立師第三縱隊戰士間的深厚軍民魚水情誼,這份情誼自然、純粹,僅發自內心。

“因為后續片改需要,我們前前后后和老人上山了六七躺,每次老人都熱情陪同,年邁的他從不喊累,自然樸實話語、行動,都觸動著我。因此,我選擇將老人和無字碑故事作為百丈巖歷史紀錄片的新聞由頭,故事中的深厚情誼讓我們的紀錄片變得更鮮活、更生動。”詹凱說。

同樣被老人與紅軍間的深情所感動的,還有閩東游擊大隊大隊長余三江的兒子余宏潮。

2004年,為了追記父親的戎馬生涯,余宏潮首次走進東源村,見到了王宗琯老人。“知道我父親曾在村里打游擊,老人一見面就稱呼我為‘老首長’。但那時只是聊了幾句,直到2016年,我進村挖掘紅色革命史時,才與老人開始熟識。在和老人的交談中,你就能發現他對軍民間用鮮血凝結而成的情誼,十分珍視與尊重。”余宏潮說。

隨著王宗琯老人與無字碑的故事,“百丈巖九壯士”的英勇事跡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東源村的紅色資源得到了進一步開發。

近年來,在各級各有關部門的幫助下,東源村修建了通往百丈巖的1.5寬的登山步道,建造了百丈巖戰斗展陳館,成功獲評市、區兩級愛國主義基地。

今天,是老人出殯的日子,詹凱和余宏潮二人特意趕往東源村為老人送行。

“守碑,不僅是情感的寄托,更是一種精神的延續,我相信即使老人走了,還會有更多的人繼續默默守護這塊墓碑。”時隔多年,再次走進東源村,看著村里越發濃厚的紅色文化氛圍,詹凱不禁感慨道。

而詹凱的期望,也得到實際的回應。“因為紅色文化的挖掘,村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了解了這段歷史,現在有許多村民加入了守碑人的隊伍,我們將把這份軍民情誼繼續延續下去。”王忠碧說?! ?strong>□ 周思穎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如果遇到想看赚钱积分 22选5河南好运最新开奖 腾讯股票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天津快乐十分分析专家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百度湖北快三一定牛电脑版 什么是股票配资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江苏11选5前二组 大发快三在哪里看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