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繆華:山中高士

2020-06-17 09:10:47 三都澳僑報

閩東多山。

傳說這高山低谷大河小溪,都是上帝一手捏就而成的。掌心指縫,捏得有疏有密有輕有重,捏緊的地方成了山,捏松的地方成了谷。而閩東大慨是被捏得緊之又緊,使得這幾百里方圓像褶皺般地高高低低凸凸凹凹。先民既沒有鬼斧神工也不會移山填海,只好聽天由命地靠山吃山,知足常樂去自尋一份恬然和愜意。

不知從何時起,平原上的人、大海邊的人,甚至同樣是深山里的人,都餐風宿露不辭辛勞紛至沓來,詢之,皆言閩東有仙山。雖說閩東也有些與仙字掛鉤的山名,但這仙山乃指福鼎太姥山則確鑿無疑。太姥山素有“海上仙都”之稱,文人騷客凡來此山,必定留下吟詠之詩或頌揚之文。唐代林嵩的《太姥山記》,算是較早記述這座仙山的文字吧。其曰:“東有巖洞,奇石萬狀,曰玉筍牙簽,曰九鯉朝天,曰石樓。樓下有隱泉,曰觀音洞,曰仙童玉女,曰半云洞,曰一線天。石壁夾一小徑如委巷,石罅中天光漏而入,僅容一人行,長可半里。躡登而上,路中曰牛背石,石下曰萬丈崖,崖上為望仙橋。橋西曰白龍潭,有龍伏焉。雷轟電掣之時,洞中音音如鼓聲,天旱禱雨輒應。潭之西曰曝龍石,峰上曰白云寺,又上曰摩尼宮。宮后有頂天石,石有巨人跡二,可長二尺。此摩霄頂太姥山巔也。”

后人補述,不盡其數。有言地貌者,有敘風俗者,有說氣象者,有記宗教者,眾說紛紜,百家爭鳴,皆為太姥山留下了厚重的文化底蘊。

我多次到過太姥山,數度面對金龜爬壁、面對仙人鋸板、面對夫妻峰、面對一片瓦……卻筆頭枯澀,未寫出一個字來。想想也是,那些經過若干次地殼運動又經過若干次火山噴發而從海底升騰而起的巨石,歷經磨難,得道成仙,以各種不同的姿態矗立于此,“山不在高,有仙則靈”。在覲山者的眼里,那仙石個個肖形狀物、移步換形、高深莫測、匪夷所思。“鬼斧巧開鑿,仙蹤常往還。”連開閩第一進士、唐肅宗的老師薛令之都發出這樣的感慨,何況我等。也許是我的造化低了,也許是我的心智差了,在這仙山仙石面前,除了驚嘆還是驚嘆,驚嘆得連好不容易憋出來的文字,也變成了一個個的驚嘆號。

已丑春末,又一次登臨太姥山。春天的太姥山,因了南方山海之間的天象,往往是山嵐縹緲云霧繚繞,若干次不見其真身實面,并不完全是“身在此山中”的緣故,更多的是云山霧海的撲朔迷離。這次卻是晴空萬里,看天天藍,看地地綠。數百米新修的棧道沿山而上,道旁杜鵑似火,櫻花如云。葳蕤的林木間鳥語啁啾,花香彌散,那高高聳立的巖石,是那么地俊逸和瀟灑,應了前人所說的“太姥無俗石,個個似神工。隨人意所識,萬象在胸中。”在我看來,那太姥山就像是一個山中高士。

這高士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受用的稱呼,得有個講究。這高士得有品位,太姥山名士氣節、隱者德操,博大精深,意象萬千。有人聆聽到了音樂的旋律;有人欣賞到了美術的畫面;有人讀到了文學的情懷;有人品到了哲學的深邃。無論雅俗、無論貴賤,誰都能從山中尋找到自身的契合點,這樣包容萬象的山還能沒有品位嗎!這高士得有胸懷,站得高方能看得遠。且看太姥山的仙石,無論是擎天一柱,還是九鯉朝天,或是十八羅漢,哪個不具有倜儻超拔、高標獨秀的氣質?眼界看得開闊了,胸襟自然也就寬廣了,容得下大海的心胸,誰還小家子氣地計較那眼前的得失呢。這高士得有美德,山和石到處可見,但太姥山自古是人們向往的地方,就因為這里有一個樂善好施、治病救人的太姥娘娘。她助人為樂、安良除暴的故事,經過歲月的春風秋雨和月落日出,經過人們的口口相傳和史冊載述,至今依舊是這座山的精魂所在,是山中高士的魅力所聚。

行走山間,或抬腳攀緣、或俯身鉆洞、或仰天看云、或遠眺觀海,我們時時都驚訝于造物主的精到。他深知高士所具備的品行,恰如其分地賦予巖石一身桀驁的風骨,做到表里如一,并在具象與意象、寫實與寫意、形似與神似的處理上,匠心獨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憑著自身的造化和學養去詮釋那至剛至柔的線條、或巧或拙的構架。而在磊落的巖罅間,雜花生樹,抹出了滿天遍野的嫩綠,使太姥山看上去層巒疊翠。若有流嵐或云霧,則讓高士從容地進入沾云帶露、峰回路轉的仙境……于是,信手寫下“海上仙都,山中高士”這樣集地貌特征與人文品質為一體的廣告語。

但,這高士還是寂寞的,而且是耐得住寂寞的。

當晚,我們留宿于太姥山。太陽西下,山中的夜幕便很快降臨了,峰巒漸漸失去了色彩,最終溶入一片迷蒙的灰暗。而風也肆無忌憚地來了,白天的熱鬧和喧囂,被風不留情面地吹了個煙消云散。那些肖形狀物的巖石,若有月華潑灑,可顯其柔美之輪廓,但今晚肯定是看不到了。烏云遮月,一遍遍抹濃了寂寞的分量。那些歸林的宿鳥在睡夢中偶爾羞澀地說了句夢話,反而讓我們躁動不安了起來。繁華之處呆久了,真還耐不住寂寞。有人說吃夜宵去,馬上就得到一片踴躍的響應。在山間酒肆,我們不選包廂不選大廳就選室外,于曠野處擺開座椅,我們可在端起酒杯時,對著寂寞的高士們說:今晚,我們來陪你。

山不應答,一任我們的喧嘩和談笑。究竟誰在陪誰,這答案卻讓一場突如其來的風雨解答了。這風、這雨,讓我們恍然大悟,只有深切地感受著寂寞,才能認知自己的魂靈。

太姥山,你這在億萬年的寂寞中不斷歷練的高士,誰也陪不了你。能陪你的,只有你自己?! ?strong>□ 繆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如果遇到想看赚钱积分 湖北11选五真准网 扑克彩票 爱联助学基金理财平台 幸运赛车带玩 证券配资 辽宁11选5下载 河北快三最大遗漏数据 股票交易日数据 内蒙古11选5胆码玩法 安徽11选5大小走势